当前位置:大社资讯>汽车>「金塔娱乐代理」没有华龙一号的国电投,为何把眼光投向保加利亚

财报鲜读|格力地产:上半年营收26.68亿元,现金流首次回正

2019-09-18 16:28:05
总体而言,自从1974年科兹洛杜伊核电站1号机组运营后,核电一直是该国成本最低的发电形式,因此对保加利亚能源供应和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正因为此,保加利亚政府对核电一直持积极的支持态度。不幸的是,几个月之后保加利亚政党轮替,新组建的政府不同意上届政府与西屋达成的k7新建项目股东协议,主要针对项目的资金方案,新政府内阁要求西屋参股4

「金塔娱乐代理」没有华龙一号的国电投,为何把眼光投向保加利亚

金塔娱乐代理,- 导语 -

罗马尼亚k7新建项目无疑为国电投提供了国际化的机遇,但如何规避财务投资面临的潜在风险,并且以此为条件寻求最大程度的实质参与,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此番合作的未来走向。

◆ ◆ ◆

据保加利亚能源部发布的一则消息,中国一家运营核电站的企业代表团近日到访保加利亚科兹洛杜伊(kozloduy)核电站,保加利亚副总理tomislav donchev和能源部长temenuzhka petkova参加会谈并向中企代表团表达了在核能领域尤其是新建核电机组方面的合作意愿。从科兹洛杜伊7号机组新建核电项目的技术选型以及项目此前的合作背景推断,该中企正是在2015年6月份完成合并重组的国家电力投资集团。

在过去的2015年,中核斩获阿根廷两台机组总额150亿美元的大合同,中广核则在英国和罗马尼亚先后签订关键合作协议,新成立的国电投显然不甘落后,然而其正在竞争角逐的南非新建核电招标面临全球几大核电巨头的挑战,联合西屋积极开拓的土耳其核电项目因为次序靠后前景仍不明朗,在其它核电市场开拓并取得突破就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

“科兹洛杜伊”项目缘由

保加利亚目前只有科兹洛杜伊一座核电站,位于与罗马尼亚交界处的多瑙河附近,最初建有4台俄罗斯vver-440小功率机组和两台vver-1000百万千瓦机组。出于对苏联早期小功率机组安全性的担忧,欧盟以准入条件为由要求保加利亚关闭全部四台vver-440机组,尽管保加利亚做了一系列安全升级,并邀请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和世界核电运营商协会(wano)进行了多次安全评估,但依旧没能挽回。2007年加入欧盟之前,保加利亚先后于2002年和2006年关闭了科兹洛杜伊四台vver-440机组,保加利亚时任经济能源部长指出,科兹洛杜伊3、4号机组关闭导致的直接损失高达20亿美元,作为回馈,欧盟向保加利亚提供了将近7亿美元的补偿,将用作未来四台机组的退役费用。

由于保加利亚是欧洲东南部重要的电力出口国,2012年的电力净出口比例为17%,科兹洛杜伊核电站3、4号机组关闭后,一度引起了巴尔干半岛其它国家的电力短缺,因此在与欧盟的协议中也规定,如果出现电力供应危机,则保加利亚有权重启科兹洛杜伊3、4号机组。

两台在运的vver-1000机组(5、6号)总功率1926mwe,发电量占保加利亚国内总发电量的三分之一,运营业主为国有能源公司保加利亚能源控股(beh)下属的科兹洛杜伊核电公司(knpp),两台机组设计寿命30年,将分别与2017年和2021年到达服役年限,但是考虑到核电对保加利亚核周边国家电力供应的重要性,5、6号机组将进行升级和寿命延期,功率升级104%,寿命则延长至50-60年,从2012年开始相关的升级工作已经在进行中,合同方是俄罗斯核电运营商rosenergoatom和法国电力公司(edf)。

总体而言,自从1974年科兹洛杜伊核电站1号机组运营后,核电一直是该国成本最低的发电形式,因此对保加利亚能源供应和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正因为此,保加利亚政府对核电一直持积极的支持态度。早在上世纪80年代,科兹洛杜伊核电站的扩建项目(7、8号机组)就被提上了日程,但是受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影响以及前苏联解体造成的政治原因,科兹洛杜伊7、8号新建机组长期搁置。

此外,作为对科兹洛杜伊3、4号机组关闭后的补充,2005年初,保加利亚官方宣布其第二座核电站计划,厂址选在同样位于多瑙河畔的贝勒尼(belene),2006年11月,保加利亚与俄罗斯核电工程公司atomstroyexport签订初步协议,计划在贝勒尼建造两台俄产vver百万千瓦机组,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enel)当时提出将投资控股该项目,但是政府换届以及受到欧盟与俄罗斯政治关系等因素的影响,这一计划被最终被放弃。

锁定k7项目

2010年,科兹洛杜伊7号机组扩建项目(kozloduy 7号,以下简称k7项目)出现转机,保加利亚科兹洛杜伊核电公司与西班牙电力企业iberdrola联合进行的一项评估认为,利用科兹洛杜伊核电站现有的电力设施,扩建机组在经济性方面将具有吸引力。2012年4月,保加利亚内阁批准了科兹洛杜伊核电站扩建的基本原则,财政部长随后宣布,“保加利亚政府已决定为k7新建项目开放投资,该项目将基于市场规则建设,即政府不会提供任何资金或者国家担保。”显然,这一决定是为了规避违反欧盟的国家援助条例(state aid rules)。中广核集团2015年10月份签署合作协议的英国欣克利角c新建核电项目就曾因政府提供贷款担保和电价保障遭到欧盟委员会长达10个月的调查。

随后,核电站运营方科兹洛杜伊核电公司组建成立了专门的新建项目公司实体科兹洛杜伊新建项目公司,并开放49%的股份在全球范围内寻求合作伙伴,同时开展相应的监管许可申请程序。

2012年6月,保加利亚新建核电项目的参股方案征询得到阿海珐,三菱以及西屋等核电企业的响应,之后经过一系列谈判和评估,2013年11月,保加利亚经济能源部长宣布科兹洛杜伊7号机组新建项目将选定西屋ap1000技术,其本国核安全监管机构(nra)也表示认可美国核管会对ap1000技术的设计认证。2014年7月底,西屋与保加利亚能源控股公司(beh)签订k7新建ap1000项目股东协议,西屋将进行设计采购建造(epc)总承包,全面负责新建机组设计、设备、工程以及燃料供应,在项目资金和股权方面,项目总成本估计为77亿美元,西屋同意持股30%。事实上,beh最初想让西屋的控股股东东芝参股30%,并期望由美国和日本的银行提供融资,但东芝因财务原因退出,这才交由技术和项目合同方西屋公司接替。

不幸的是,几个月之后保加利亚政党轮替,新组建的政府不同意上届政府与西屋达成的k7新建项目股东协议,主要针对项目的资金方案,新政府内阁要求西屋参股49%,并提供大部分项目资金,对此双方未达成一致,2015年3月底,股东协议签署十个月后因新政府不予批准而过期失效。可以看出,双方的主要分歧在项目资金方案上,k7新建项目预算高达77亿美元,保加利亚相关企业自身难以承担,加之近年来新建核电项目普遍拖期超预,尤其在欧洲,因此寻求合作股东可以分担资金投入以及与之对应的风险,但对西屋而言,作为引领全球的核电技术供应方,直接参股投资核电站无疑是一项全新的业务,其表现出的审慎态度也就很好理解了。

好在双方都没有放弃,股东协议过期后不久双方进行了再次会谈,西屋宣布就k7项目与保加利亚新政府进行重新谈判,包括新的时间计划表和项目结构,西屋总裁danny roderick在声明中提到,“尽管双方一致认为k7项目从长远看具有吸引力,但也认识到必须重新考虑新的项目模式。”保加利亚新任总理boyko borisov则重申政府新的诉求,即西屋必须参股49%,且提供大部分项目资金。

可以看出双方的分歧较为突出。福岛事故后西屋在全球范围内的业绩并不理想,除了中美八台在建ap1000机组之外,并未获取其它订单,罗马尼亚k7项目对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直接参股投资并提供巨额资金则存在很大困难,加之西屋母公司东芝集团因2015年7月份爆出会计丑闻而遭遇巨额损失,集团层面也难以向西屋提供资金支持。

2015年10月份,在保加利亚美国商会20周年圆桌讨论会议上,保加利亚总理boyko borisov呼吁西屋在政府新条件下建设k7核电项目。随后双方再次会谈,正是在此期间,西屋提议引入第三合作方,也就是其在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国电投集团。一个月后,保加利亚总理boyko borisov访华,据国内新闻报道,两国总理会谈提到双方在核电领域的合作,据保加利亚媒体报道,borisov按照西屋提议邀请某中国核电企业参股投资k7项目,参与份额49%。

如何规避投资风险?

由于企业官方没有正式发布相关消息,国电投集团与保加利亚在k7新建项目上的合作谈判也才处于早期阶段,国电投加入的合作模式还有待三方进一步商谈,但是从k7项目的推进过程可以看出,保加利亚的诉求基本明朗,就是以西屋作为技术供应方,从中国企业寻求资金支持。事实上,从目前中国核电企业海外项目合作的情况看,提供资金可谓是普遍模式,中广核在英国和罗马尼亚项目上直接参股投资,中核在阿根廷的项目也是由中方融资机构提供优惠贷款。当然,这也是中国核电企业走出去的优势之一,近年来在引领全球核电出口的俄罗斯,也在很多项目上以提供融资或者直接投资为条件换取市场,另一方面,这种情况也是由核电项目本身资金密集且建造周期长的特点所决定的。

单纯的参股财务投资无疑要面临资金风险,国电投能否以此为条件寻求一定份额的项目实质参与呢?在关键设备供应方面,由于ap1000技术转让的缘故,国家电投与西屋具有重叠的技术背景,国电投在中国国内已经形成基本完善的ap1000装备供应链,国内相关装备制造企业也已通过技术转让形成自主化制造能力,两个自主化依托项目后两台机组的大部分核岛关键设备都已国产化,但是国内装备企业向第三方出口设备受技转方知识产权的限制,因此k7项目关键设备供应中国企业将无法实质参与。工程设计和建造方面,随着技转消化吸收和四台依托项目的建设实施,国电投在ap1000机组模块化施工等方面无疑积累了大量工程建造经验,2012年美国本土四台ap1000机组开工后,国家核电与美国绍尔集团公司(工程施工方)签订美国vogtle ap1000项目技术支持服务合同,国家核电所属国核工程有限公司派出工程技术人员赴美参加vogtle ap1000核电项目建设,提供技术支持。因此,在k7项目工程建造方面,国电投完全可以更近一步,寻求更大份额的实质参与。

最后更为重要的,参股投资意味着核电站建成后将作为业主运营核电站,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在竞争性开放电力市场中,如何保证核电项目一次高额投资的回收和盈利,保加利亚早在2000年就进行了电力市场改革。福岛事件之后对核电安全要求的大幅提升从系统设备和监管等方面大幅增加了核电建造成本,加之三代核电建造还处于起步期,工期拖延也造成严重的预算超支,昂贵的造价使得核电在开放电力市场电力组合中的竞争力下降,如果没有确定的上网电价和电量保障,投资核电站将面临营收风险,因此中广核在英国和罗马尼亚的核电项目均与政府签订了较长时期的电价和电量保障协议,从而确保投资营收,当然如前所述,这种变相补贴可能被视为“国家援助”,英国欣克利角c项目,欧盟也的确以此为由进行了详细调查,所幸最终还是得到了批准。

可以看出,在核电走出去战略施行上暂时落后的国电投集团,寻求突破是其必然诉求,保加利亚k7新建项目无疑为其努力提供了机遇,但如何规避财务投资面临的潜在风险,并且以此为条件寻求最大程度的实质参与,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此番合作的未来走向。

版权声明|稿件为能源杂志原创

· end ·

© Copyright 2018-2019 topvoto.com 大社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